卫计委发文禁止医生私自远程医疗

2015-05-27     来源: 中国医采网

随着互联网远程医疗的发展,患者不出远门就可以与省级大医院的专家“面对面”。随着远程医疗快速发展,国家卫计委也首次发文明确远程医疗的范围,禁止医生私自远程医疗,这也意味着,快速发展的互联网医疗行业有了不得入内的“禁区”。对于这则新规,很多人褒贬不一:互联网医疗到底应不应该提倡?在误判和抢救时间之间,互联网医疗到底弊多还是利多?一禁了之是否太武断?

【最新】

禁止医生私自远程医疗

近日,卫计委发布《关于推进医疗机构远程医疗服务的意见》,明确规定,“非医疗机构不得开展远程医疗服务”,并且“医务人员向本医疗机构外的患者直接提供远程医疗服务的,应当经其执业注册的医疗机构同意,并使用医疗机构统一的信息平台。”

所谓远程医疗,根据卫计委的定义,指一方医疗机构(邀请方)邀请其他医疗机构(受邀方),运用通讯、计算机及网络技术,为本医疗机构诊疗患者提供技术支持的医疗活动。同时,医疗机构运用信息化技术,向医疗机构外的患者直接提供的诊疗服务,也属于远程医疗服务。具体而言,卫计委所定义的远程医疗覆盖的服务项目包括:远程病理诊断、远程医学影像诊断、远程监护、远程会诊、远程门诊、远程病例讨论及省级以上卫生部门规定的其他项目。

卫计委也对外明确说明,此处所指的远程医疗政策主要是规范医院间的医疗行为,针对垂直级别医院(--乡合作)和联合医院(医联体、对口帮扶医院和学术合作医院)而言的。

【调查】

远程医疗在我国很多医院已实施

远程医疗对很多医院来说并不陌生,并且在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河南省人民医院等全国很多医院已开始实施。

517日,中国卫生信息学会远程医疗信息化专业委员会在郑州成立。该中心设在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已与省内外126家县市级医院建立了教学协作关系和远程会诊分中心。

河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张大卫评价,目前,我国高端医疗人才、设备都相对集中,因条件所限使老百姓还不能共享优质公共医疗服务。而远程医疗使患者与医生之间,虽然远隔千里仍能如同“面对面”求医问药。国家级远程医疗委员会在郑州成立后,将使区域内医疗技术力量不均衡状况得到缓解,实现医学资源的共享,为基层医疗机构提升水平、强化人才培养等方面提供高效渠道和良好平台。

【认同】

医生和患者都评价“太便捷了”

对于远程医疗带来的好处,不少医生和患者都表示:前所未有,太便捷了。

郑大一附院(全新)远程网络教学救治中心睢县分中心自2004年建设后,每年都会请省级专家会诊和治疗指导疑难杂症100多例。据了解,类似这样的会诊,分中心可及时与中心联络,约定专业专家通过现场传输病历资料,进行现场视频对话与交流,当场为患者做出准确的诊断,提出指导治疗的意见。

郑州市民张女士介绍,她亲戚因胃部肿瘤住到医院,当时通过远程医疗会诊,让北京的专家诊断给了治疗方案,她说,“远程医疗从各个角度来说,都为患者及医院带来便捷”。

在远程医疗建设方面,《国家基本公共服务体系“十二五”规划》就鼓励推进基层医疗卫生信息化建设。而借助这个平台,医院不仅可以实时监测病人健康状况,还可以给社区群众直接提供医疗服务,对于社区医院来说,可以利用大医院的专家医生资源给社区患者提供优质服务。对于普通百姓来说,尤其是农村医疗网点的老百姓,真正解决了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郑州市政府就曾发布《郑州市信息惠民国家试点城市建设工作方案要点》通告,明确指出远程医疗将覆盖95%以上的主要医院。

他山之石:战场救护 远程医疗大显身手

据美国《基督教科学箴言报》76日报道,在叙利亚反对派控制的地区,医护人员、药品和日常必需品十分短缺,少数住在重症监护病房的患者目前正靠远程医疗勉强维持。

据报道,自叙利亚冲突爆发以来,多家医院遭到政府军及反对派双方的轰炸,数百名医疗专家罹难或出逃。去年,叙利亚的美国医学协会启动远程医疗项目,采取直接措施应对叙利亚医疗困难。分布在加拿大、英国、美国、沙特阿拉伯等国家的医生轮班工作,通过遥控摄像头对叙利亚重症监护病房的患者进行实时监控,转动镜头可以观察到病房的显示屏、呼吸器及病人状况,然后制定出治疗方案,将操作步骤传达给当地的医生,一些复杂的治疗任务不得不由护士和技师来执行。

据称,目前已有阿勒波的三家医院及伊德利卜省的两家医院采用了远程治疗手段,还有其他几家医院也正在筹备。高端私人医生服务微信公号:kgn091专注医疗健康行业交流。两名医生表示,该项目面临的主要挑战是网络的安全防护,以及如何在高危地区部署医务人员。远程医疗的一个优点就是,即使患者转移,也可以保证治疗的连续性。

【声音】

规定需要进一步细化,一刀切会阻碍远程医疗发展

对于卫计委发文明确远程医疗的范围,很多人表示“不可理解。”患者刘先生认为,远程医疗无论对患者还是对医生来说都是好事,卫计委应该将更多的精力放在解决“看病难、看病贵”上面。

皮肤科医生王荣介绍,该文件的初衷是为了规范诊断医疗行为,为了患者利益出发,出发点是好的,但政策制定需要细化,如果一刀切,会大大阻碍远程医疗的发展。

IT行业的杜国强则认为,如今互联网医疗如雨后春笋,不仅帮医生扩大了名气和范围,也给患者带来很多方便,如果卫计委的文件过于笼统,很多远程健康指导和咨询也被禁止的话,会很不合理。

一位经常在线为患者提供咨询、诊断等服务的医生甚至表示,“不管政策禁不禁止医生个人提供远程诊疗服务,我都会去做!有些疾病的远程诊断可以达到100%,相信未来经过相关循证医学的科学研究,会承认远程诊疗的科学性。”

76073人浏览过